3分28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3分28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来源:3分28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发稿时间:2020-05-27 02:55:59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低龄暴力犯罪数量少不具有普遍性?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冯帆则认为,虽然低龄暴力犯罪数量少,但是其主观恶意和危害传播效应很大,比如弑母案,“虽然一年可能在没有几起,但是其他的青少年看了以后,觉得还不用承担任何相应的刑事责任,这就给其他的青少年造成一种负面的消极作用”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他表示,现实中虽然有14周岁以下恶性犯罪未被追究刑事责任的情况,但是比例很小,“这种事情但凡发生了,大概都在媒体上曝光了。一年也就这么一两起,或者三五起。在拥有14亿人口的国家里面, 我觉得这是一个非常小的数字”。而刑法规制行为一定要带有普遍性或者全面性。极个别的情况如果在刑法中被规定为犯罪,“有点顾此失彼,没有顾全大局,没有体现出国家对未成年人的爱,没有体现出国家的情怀。一个国家的文明程度或者法制文明的程度越高,对青少年的容忍度和宽容度越大”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是否应当参照限制民事行为能力年龄?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特斯拉创始人埃隆·马斯克在两个月疫情期间身家增幅最大,净资产暴增48%,达360亿美元。扎克伯格紧随其后,财富大增46%,达800亿美元。贝索斯的财富增加了31%达1470亿美元,贝索斯的前妻麦肯齐·贝索斯(MacKenzie Bezos)在离婚时获得了亚马逊的股份,身家也增长了三分之一,达480亿美元。近年来,每当有低龄未成年人犯罪案件发生,就会引发“该不该降低刑事责任年龄?”的讨论。这样的讨论也持续到了本次人代会的会场。有代表赞同,认为应该降低刑责年龄发挥刑法的震慑作用,全国人大代表、江西省律师协会副会长冯帆就持这一观点。但也有代表反对,全国人大代表、甘肃省律师协会会长尚伦生和全国人大代表、陕西省律师协会副会长方燕就都认为,单纯降低刑责年龄并不能解决问题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根据一份近日发布的报告,美国的亿万富翁们在新冠疫情期间,财富飙升了4340亿美元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是激活收容教养制度,还是社会矫治?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冯帆则表示,对于未满14周岁的低龄暴力犯罪,目前还没有合适的、有效的教育挽救制度,“所以我认为刑责年龄可以随着社会发展变化而做出相应的调整,这是我支持的一个理由”,她说,有人认为追究刑责、关入监狱不利于未成年人成长,但是实际上监狱除了惩罚,其实也同样有教育的功能,“可以针对青少年做一些特殊的安排,这并不妨碍对青少年的教育保护”。香港特区行政长官林郑月娥今天(26日)出席行政会议前会见媒体。据港媒报道,林郑当天表示,几日来看到香港各界高度关注“港区国安法”,高兴见到很多市民支持,以及充分理解。不过香港是多元社会,留意到有人借这次事件周日在港岛区发起示威、暴力事件,针对“港区国安法”以及国歌法,特区政府对此强烈谴责。报道称,林郑谴责暴力分子对持不同意见人士施以袭击,并对两位受伤人士表示慰问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观点交锋2 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因此,他不主张将来再有收容教养所,建议采用社会矫正制度,“现在不是有司法所吗?司法所对于监外执行、免于刑事处罚以及保外就医的,都实行社会上的改造,监管社会矫正。对于未满14岁的孩子他犯了罪的,尽管不追究刑事责任,但送到司法所,家长、学校签责任书,把责任落到学校、司法所和家长的身上。这种挽救教育方式远远大于收容教育所那种封闭起来的方法,对孩子的成长、融入社会都非常有好处”。